-

忘却魔人

 忘却魔人

作者:烈烈风中

我是一个很平凡的人,相貌平庸,学业成绩平平甚至可说是欠佳。

 

 我以前从来都把自己归入不幸运的一群。

 

 没错,是以前,现在的我大概不会再有这种念头……我因为成绩不好,每逢星期三都被强制性的留校温习功课。

 

 虽然我不喜欢学习,也讨论被强制性的束缚,但是我并不抗拒这个强制性的课后补习,因为替我补习的是一位美丽的学姊。

 

 学姊的身高跟同龄的男生差不多,在女生中算是很高。

 

 她留有一头过肩的棕色长发,精致的五官以及均称的身段。

 

 学姊不但面容秀丽,身材高窕,而且胸部也很大。

 

 无论在谁人眼中,她都被归为美人一类。

 

 每次补习她都会用柔和的声线,耐心地指导我作业。

 

 问我有没有非份之想,多多少少是有的了,不过这当然仅限于想法。

 

 偶尔她也会跟我聊聊生活逸事,比如这天,她告诉了我她跟一位相处半年的学长成为了男女朋友。

 

 听后我也没有什麽特别的想法,说高兴实在高兴不起来,说失望却也不曾有希望过。

 

 毕竟,像我这种人,能够有机会跟她相处,便应该兴幸了。

 

 也许我真的是有点失望,而有些愣神,竟然在熟悉的归家路上走到不认识的地方去。

 

 在那条街道上有稀少的行人,而地上却有不少废纸。

 

 仔细一看,那些废纸都好像是抽奖卷,而上面全部都是写着『欢迎光临』。

 

 忽然有人走过来,递给我一个抽奖箱,示意叫我抽一张看看。

 

 我下意识的抽了一张,才刚把抽奖卷拿出来,那人就用低沉的声线说道:「特别奖三奖,忘却之魂。」我搞不懂这是在做什麽,正打算询问之时,我才发现自己已站在家门。

 

 我是从来不会做无用功的人,所以这不能理解的东西也不去理解了。

 

 一进家门,老妈就叫我更衣,然后看看姊姊要不要出来吃饭。

 

 说到我姊姊,她虽跟我一样相貌平平,但是很热爱运动。

 

 因此,她有一身健康的肤色,以及苗条的身材子长腿。

 

 不同于我,她不论在男生还是女生当中都颇俱人气。

 

 只是虽然外表看似坚强,其实她是个很易受伤害的人。

 

 最近她就因为被前男友玩弄感情,而整天闷闷不乐。

 

 在我刚才叫她吃饭时,她也只是冷冷的嗯了一声。

 

 正要更换校服时,才留意到上衣口袋里却多了一张卡状物。

 

 那张卡有点像流行的卡牌游戏 — 游戏王的魔法卡。

 

 卡牌上方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字『忘却之魂』。

 

 顿时想起刚才的奇遇,我先是呆了一呆,又往卡的下方看去,看看是不是像游戏王卡牌一样有卡片解释。

 

 在那意味不明的插图下确是有非常简洁的解释,仅此一句 — 『令目标忘记指定的记忆。』虽然之前的遭遇令我觉得这张卡非凡物,但不懂使用又有何作为呢?

 

 只能暗叹不懂这张卡的用途时,一句更加简洁却难懂的说明,更是直接出现于我脑海之中 — 『想像吧!』因为不懂,我轻叹了一口气,并在随意的把卡放到口袋后,就走出房间去吃饭。

 

 走过行廊时,只见姊姊还是闭门不出,她在我叩门时又对我说了句不想吃。

 

 那时我想,要时她能忘掉那溷蛋就好了,只好又叩叩门安慰她道:「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吧,姊姊……」安静了一会后,正当我掉头想走的时候,门就开了,姊姊也从房间走了出来。一看见我就说:「怎麽啦?快点去吃饭吧。呜,为啥我好像好久没有吃过的东西似的?」及后的晚餐中,姊姊久违了的笑容重现在餐桌上。

 

 老妈虽然不懂我是怎样办到的,但也因为高兴而没有追问。

 

 唯一知道做成这个情境的原因的我,心中某种长久存在的东西好像有所改变了。

 

 星期三,是我等候已久的一天。

 

 也是我打从心里明白力量使人坠落的一天。

 

 如常的渡过课堂,如常的来到课后的补习室,学姊如同过往的准时的在四时正到来。

 

 但是今天她却首次对我说有事不能替我补习,因为她的男朋友跟她约好了要去看电影。

 

 看见我不作声回应,而只是对她张开了手掌,令她面上出现了怀疑的表情。

 

 『学姊,你对「因为有记忆才有时间」这句话有何看法?』不只是她,我也有所不同了。

 

 正因为有记忆才有时间,而这个被世界遗忘的房间,就因此,暂时脱离了时间线。

 

 而且能够在这个空间活动的,就仅有我一人。

 

 学姊仍是保持着那疑惑的脸容,停止了动作。

 

 这是我自从那天得到了那『东西』以后,整天构思它的用法。

 

 那东西能做到的是无限,但仅能做到的也只有遗忘。

 

 而这个用法,简单的说,就是以某个概念将时间停止。

 

 以前的我都不敢也不会定睛看着学姊,生怕会吓到她而破坏仅有的关系。

 

 而现在,如同这几天以来我的幻想般,不只是远观,甚至连触碰也可以。

 

 我轻轻的以手指抚摸学姊柔软的嘴唇,再把手指伸进她的口里,去轻触她那洁白的贝齿与温暖的舌头。

 

 当然不会就此满足的我,又用嘴代替了手指。

 

 最初蜻蜓点水的轻吻,慢慢变成了炙烈的热吻。

 

 时而吞吐她的舌头,时而以自己的舌头纠缠她的香舌。

 

 这时我的两手也没闲着,一手抱着学姊的纤腰,另一手则不安分的解开学姊的上衣和水蓝色的胸罩,好让那被包着的两座玉峰得以坦露。

 

 我毫不客气的肆意搓弄学姊的那刚好能被手覆盖双峰,去享受那微热的体温以及美好的手感。

 

 享受了一会后,我先把学姊安坐在椅子上,再匆匆把皮带与裤子脱下,好让坚挺的棒子能透透气。

 

 我拿起学姊垂在两旁的小手,让她握着我的棒子,开始套弄着。

 

 仍不满足的我把头移到学姊的胸前,舔弄学姊粉嫩的乳头,时而吸啜,时而啃咬,在她的柔嫩乳肉上留下数个浅浅的齿印。

 

 想一嚐乳交滋味的我又停止了学姊的手的动作,改为把棒子夹在两座坚挺山峰间的山谷,再开始套弄。

 

 刚刚我留下的口水正好用来充当润滑,由最初慢慢的抽动,随着快感而不断加快速度。

 

 最终伴随着我的低吼,把精液都射到学姊的胸部上。

 

 首次享受到真枪实弹的性爱,而且是这麽一流的对像,真是有一种难以言难谕的悦快。

 

 正当我还想再来一发之时,脑中响起了某种声音。

 

 『怎麽!』周围的环境先是变得一片朦胧,接着又随着旋涡重新构成清析的画面。

 

 这是因为世界断不会容许如此一个地方被分割出去,而会自动修正被遗忘的记忆。

 

 像是刚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,一切都回到了原位。

 

 因为要以人的力量去抗衡世界的修正,是没可能的事。

 

 虽然想过这点,但想不到有如此大的负担,全身都传来剧痛的感觉,就像被无限压缩一样,痛得差点令我昏迷。

 

 『嗯,抱歉,那再见罗,学弟。』学姊在向我告别悠悠的离开了房间,完全不知也没受到我的所作所为影响。

 

 在学姊离开后,房间中只剩下刚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我,以及那刚到四时零一分的时钟。

 

 昨天几经辛苦爬回自家床上,就一直睡到天亮。

 

 而一到早上,只回应了几句来自母亲的问候便赶紧出门上学。

 

 第一节课是文学堂,这是我比较厌恶的课堂。

 

 刻意死背那些什麽诗集文章都不知有啥意义,除了考试以外根本都用不到。

 

 与期听这无聊的,倒不如拿这段时去玩乐。

 

 对了,拥有能力的我根本就不用抑压什麽。

 

 乾脆就这样做吧!

 

 从昨天的教训中知道了向世界使用能力的后果,既然不何行的话,那就从另一方向,从人着手吧。

 

 在我最爱的资讯科技课堂中,我曾学过电脑的原理。

 

 电脑是由记忆体,运算单位和储存装置组成。

 

 把资料置于记忆体,经由运算单位运算,再存到储存装置中。

 

 如果在记忆体与运算单位之间,加上一个过滤器,把记忆在进入运算前删走,那会发生什麽情况呢?

 

 豪迈的把教室的门推开,然后做了摆着姿势大叫了一声。

 

 『俺,参上!』一个人都没有理会我的进入,如同我不曾进入过一样,这就是结果。

 

 这并不是我所熟悉的班级,所以也没有特别的目标。

 

 只是随意地选择相貌姣好的女生当对象。

 

 没留意到我的存在,她仍旧留心的听着老师的讲课。

 

 仔细看看,她也是个不比学姊差的美人。

 

 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小巧的眼镜,更增添一份知性美。

 

 我轻轻的把手覆盖在她的胸部上。

 

 然后试探性的掐了一下她的乳头。

 

 『啊!』这不寻常的感觉让她惊叫了一声,也同时令老师关心的询问状况。

 

 而她四处张望后,只对老师摇摇头,以为刚才的只是错觉。

 

 但是,那当然不是错觉啦。

 

 我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,用另一只手使劲的搓揉她的胸部,这令她慌张的张开嘴,但却只能发出一些支支吾吾的声音。

 

 在老师再度询问情况时,我又停下了动作。

 

 发现嘴巴没再被按着的她,只说了一句老师,便欲言又止了。